“黔东南多雨,亚热带季风气候。适合发呆,也适合走丢,无论什么事发生在那儿,都不奇怪。”

我极其喜欢这部电影以及电影中的诗。
和几个影迷朋友聊天,聊起镜头的调度,摄影好不好,谈起那些影史上的恢弘巨作。我发呆,那些教科书式的电影,优秀至极,但总感觉有些脱离,我无法形容那种恍惚的感觉,朋友插嘴说,他们不会讲故事。
我猛然惊醒。

我明白,我自己衡量电影优劣的首要标准,就是一部电影的故事性。我无法仅仅通过电影本身完美的镜头运作来感动自己。
我想要启发式的对话,精妙的剧情安排,令人痴迷的细节。在观看电影时,我更像是要求一种“阅读体验”。也因此《路边野餐》太合我的胃口。
谈回路边野餐本身。

瀑布下的房子,绿色蔓延的山路,突然起的雾,一如往常的镇子,无所事事的年轻人。中国的村庄总是如此,无论你向哪个方向走去,中国的村庄总是这样。
这部电影关于离开,也关于找寻。男主角是黔东南小镇的一名医生,曾因为犯罪入狱,母亲及妻子都在他入狱期间去世了。他为了老母亲的遗愿踏上了前往另一座小镇的火车,身上带着一位老人留给旧情人的信物。
故事就这样展开。

我太喜欢里面好似不知所云的诗,好像是只有那样的土壤才会生长出那样充盈的水意,盎然的生机与绿意,也只有那种百无聊赖种才会生长诗歌,生长出没有回答的疑问。
电影中很多微小的细节都安排的非常好,不经意间的出场,不经意的完结,导演已经为他们写好了命运,一切,恰如其分。这是这部电影给我带来的惊喜。


时间线被刻意的剪乱,甚至有点类似于塔可夫斯基的风格,但又浅显易懂,要仔细得看,才能分清时间的刻度。
看完这部电影,已是深夜,我没有按耐住自己的心情,和我朋友一个劲的喊,我要回去拍这样的电影,我要回去拍这样的电影!这部电影所带给我的这种心情,又是另一回事了。